师者,使命神圣,与时俱进,任重道远(2)——  一名“青椒”的教学感悟

土木工程学院      李  程

        在进入大学工作之前,我对高校教师形象的想象存在两种极端,一种是武侠小说中的扫地僧,隐于校园中,在朝气阳光的大学生中深藏不露,只有在上课铃响时才摇身一变,站上三尺讲台,你看他不打腹稿侃侃而谈,你看他冷静稳重控场一流,等你下课后追出教室,才发现老师早已绝尘而去,消失于人海,不留功与名。我对老师的另一种想象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高人,不管在哪儿识别度都很高,高昂的头上始终顶着存在于意念中的博士帽,在讲台上面无表情地陈述某门课的通过率有多低,尔等一时的勤勉不足以改变长期的愚昧,除非像他一样摒弃了世俗生活,把全部的自己奉献给伟大的科学事业这番。以上这两种类型的老师,自我离开想象来到现实后便没有见过,不过我对高校的教学工作的认识,确实越来越明朗化和条理化。接着上期,容我再来总结两条:

        3、“好看的皮囊”配“有趣的灵魂”

        读硕士研究生的时候,曾在某知名培训机构兼职奥数教师。23 岁的我,生怕被家长看出经验不足,特意去买了很多略显成熟的衣服,想要掩盖真实年纪。虽没有被家长捧在手心,倒是一直没有被质疑过。后来,这些衣服在我出国留学后,深深压在家中衣柜底层,10 年后还没长毛,拿出来穿刚刚好。到大学任教后,观察学校里形形色色的老师,发现年长的男老师不拘小节的居多,可能是因为在咱们这个社会里,年长的男性自然而然就有了一种“大家长”气质,不需要额外声张。比较注重衣着打扮的,是年轻老师,并以女老师居多。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,然而在上课时穿什么这件事上,起主要作用的,还是“怯场”的小心理:我不这么穿,我怕你不把我当老师。

        新老师,可以打扮得年轻,至少不显老,但是要恰到好处,与同学适当拉开距离。平易近人可以,但是不要打成一片。师生间的距离,如果由远拉近就是加分,由近及远就是扣分了。当然,要想镇住自己的“场子”,核心在于真的要有能揽瓷器活的金刚钻,而不是像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——因为学生全都火眼金睛,分分钟识破你不在话下。其实,即使是自己学过并得了高分的课程,多年不用,忘得没有八九也有六七了。何况作为学生的过去,和作为老师的如今,能发现的问题往往不在一个层面。作为一名老师去讲授一门课程,就意味着自己先要成为一名满分的学生,还要额外掌握所有没考到的考点。投入更多的时间,是成为一名合格专业课老师的充分非必要条件。敢不敢随堂答疑,是检验自己合格与否的验证条件。

        4、拔苗助长还是量体裁衣?

        过去几年,有幸在工作中结识了一些从“三清”、“三北”毕业的老师,通过与他们的交流,发现了一些不同层次的高校在教育理念和方法上的差别。对于那些“天之骄子”的做题家们来说,通过课下查资料进行自主学习是他们主要的获取知识的渠道;而对于大多数普通大学生来说,他们依然十分依赖教师课上的教学和课下的指导。有一位“三北”的北大博士曾向我抱怨说,经常有学生拿着电脑到办公室让她手把手教,这在她上学那会儿是不可能发生的:“老师下课就消失不见,大作业给个课题,全部要自己查资料完成。”没错,有老师亲自指导,上手倒是快,可是步入社会后,需要自己主动学习新知识的时候,又有谁来帮你呢?由此看来,在大学期间培养自主学习能力十分必要。

        普通高校的学生没有闪亮的“精英光环”,他们中的大多数需要在大学期间继续培养自主学习的能力,这对他们步入社会后的工作和生活至关重要。不是每个人都要上“清北复交”,在漫长的人生路上,高考最多算是阶段性小测,每个人的成长轨迹和速度不尽相同,没必要遵循一样的节奏。因此,大学教育要因材施教,最终的目的是培养有自主学习能力的,能立足社会,主动适应并提升自己的人才。(待续)